91yingtao樱桃网app

() “爸,您说什么呢?!”

“怎么能将音儿嫁给一个被白泽族逐出的野小子?”

“音儿可是咱们人面族未来的继承人!”

“不行!坚决不行!我绝不同意!”

原本被祖踹到了一旁,表情悻悻不敢说话的人面族现任族长炎……

此刻看到自家女儿竟是当中被默虚山的臭小子搂入怀中。

并且老爹似乎还对此很是满意的样子……

顿时坐不住了!

迈出一步,大喝一声,顿时吸引了天地间众多的目光……

你妹的,音儿可是老子的心头肉……

人面族未来至高的女皇!

别说你原本只是一个不得势的白泽族皇子,就算你丫得到了继承权,变成太子,那又如何?!

白嫩小妮纯纯的美

圣祖级实力,又能怎样?!

虽然他炎自己本身也是圣祖境,但不要忘了……

站在自己身前的老爷子!

祖,那可是凌驾于圣祖,超越了传说的存在!

有老爷子坐镇,加上音儿那比自己还要更甚几分的天赋……

将来起码也能保底传说境!

只是一个统帅小势力的圣祖,他人面族,还真不一定会看在眼里!

并且……

关于当年白音母亲的事情……

其实是另有隐情。

但不管怎么说,他的的确确是在实际意义上背叛了自己的妻子!

因此,对于妻子的愧疚,被他部转换成了亲情,想要投注于白音身上……

只是数百年前的那场误会……

让白音与他之间的裂痕,太深太深!

导致亲生女儿远走他乡,炎虽然内心痛苦无比,但终究没有脸面,阻止白音的离去……

只能完的听之任之,任由白音在族外舔舐心中的伤口,自由自在的过活。

可是……

自己的女儿竟然要嫁人了?!

并且还是在他炎的眼前被一个臭小子拐跑?!

都说岳父看女婿,越看越生气。

这话果然不假!

女婿与岳父,绝对是上辈子的仇人!

至少,炎是怎么看白虚,怎么不顺眼!

谁能体会一下,近千年不见心爱的女儿。

如今刚一重逢,女儿却被别的男子搂在怀中,露出小鸟依人的模样!

傻姑娘!别露出这么幸福的表情!

当今大陆,人心不古,世道险恶啊!

万万不能被渣男骗去你真挚的感情!

在他心中,白音只是因为过早离家,缺少亲情关爱……

所以被白虚的花言巧语欺骗了感情!

这白虚根本就不爱女儿,肯定是奔着人面族的强大势力来的!

若是他成为了自己的女婿,人面族的驸马,将来与白音一同掌管族群的人。

那还不翻了天去?

自己一定要阻止这个魂淡小子的阴谋!

嗯……从炎的内心独白来看,他完美的塑造了一个担心女儿被渣男骗走感情的父亲形象。

只是……

他忘记了……

其实自己就是个“渣男”……

“炎,老娘的婚事,用不着你来同意!”

“从老娘的视线中离开,这辈子我都不想再看到你!”

“哪里凉快就上哪里待着去!”

身处白虚的怀抱中,耳边骤然听到那让自己数十万个日日夜夜咬牙切齿,无比痛恨的声音。

白音从白虚的怀中抬起头来,恶狠狠的盯视着天空中的炎。

眼神中的仇恨与厌恶根本不加掩饰,平时柔媚而动听的声音,此刻却变得冰冷而无情!

放眼洪荒大陆……

敢于当着天地间数万双眼睛,破口大骂人面族族长的家伙……

除了身为他老子的祖,其他人,恐怕还真是寥寥无几……

如今,白音算是一个!

并且,看人面族那数百位大能的反应……

按理说族长被骂,哪怕骂他的白音在族中同样地位尊高。

但也应该立刻抓起来,族规伺候才对!

毕竟,出门在外,炎代表的,就是人面族的脸面。

这要是放在白泽族中,有哪个皇子敢于当面喝骂白玄?!

……

娘的,打脸了……

白虚这个不仅敢骂,甚至还大打出手的算个例外!

总之,人面族众人,不仅出奇的没有动怒,反而还是一副习以为常,本该如此的样子!

除了面面相觑间,脸色有些无奈之外……

竟是部无动于衷,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而被骂的正主,本应该暴怒的炎。

脸色虽然极不好看,但最后终究没有爆发出来……

反而是搓了搓手,悻悻的道。

“音儿,爹也是为你好,这白虚,不适合你啊!”

“哦?炎,那你倒是说说,他怎么不适合我?”

白音嘴角掀起一抹冷笑,冰冷的眼神中,没有一丝温度。

“这白虚本身就是白泽族弃子,无权无势,虽然侥幸入得圣祖境,但却对自己的父亲大打出手……”

“你所在默虚山的这数百年,爹虽然不敢来见你,但却一直收集着这里的情报!”

“据爹所知,这小子直到不久前,才对你青眼有加,关怀备至。在此之前,一直都是对你不冷不热!”

“你想一想,若不是为了对抗白泽族,他会对你如此吗?他只是想借助你,搭上我人面族的大树啊!”

炎一番慷慨陈词,语气沉痛激烈,面部表情十分到位。

把一个痛心女儿被渣男所骗,劝解女儿反而不被理睬的可悲父亲形象,塑造的淋漓尽致!

这要是拍成电影镜头放在现世播出。

绝对感人至深!

估计不明白前因后果的小年轻们,到时就该高举炎大旗,集体讨伐“渣男”白虚了……

但可惜……

“炎,别把谁都想象的和你一样!”

“你是个渣男,白虚可不是!”

“他是白泽族弃子怎么了?如今他已经打败了白泽族族长,白泽族的生死,都在他一念之间!”

“迈入圣祖境,那是他一步一个脚印,加上白灵阿姨无私付出换来的!”

“他是在这几百年里对我不理不睬,但是,你忘了,自己的女儿天生神火双目,能够看透生灵内心!”

“他看我的眼神,是骗不了人的!每一次见面,我都能看到,他眼中对我逐渐加深的眷恋!”

“他只是害怕,如果我和他绑在一起,他所背负的仇恨会给我带来危险!”

“至于他伤了自己的父亲?炎,我只是痛恨,痛恨自己不像他一样有能力,不然,那白玄就是你的下场!”

“你害怕他搭上人面族的大树?那简单,从此以后,我白音与人面族,再无任何关系!”

“这洪荒大陆,我只愿做白虚的妻!”

像是电影**中的对手戏……

炎一番话语丝毫没能打动白音坚定的内心。

在她眼里,一个轻而易举便被山花野草连魂都给勾走的渣男,根本不配与自己谈论感情!

你觉得白虚不好?白虚贪图人面族的权势?

那好,我就与人面族彻底的划分界限,这样你就不担心了吧?!

世人可以侮辱她白音,但是,她却绝对不允许世人误解白虚!

为了白虚,她可以与世界上除了白灵和爷爷之外的所有人,鱼死网破!

“音儿,你……”

炎表情急切,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只是,一只45码的大脚却是快速伸来,将他再度踹飞!

“完犊子玩意,给老子滚后面去,有你这么劝闺女的?”

先前与白虚交谈却被炎横插一道……

祖本来只是保持着一副不言不语的状态。

毕竟……

炎与白音母子之间的误会,他是清楚的。

在他看来……

若是炎能借助这次机会,把一切说开。

说不定而这就能冰释前嫌,到时自己三世同堂,岂不乐哉?!

可是,这魂淡玩意也太过废物了一些!

总共不到十句话,音儿这都要与族群断绝关系了!

祖哪还能忍?

当先一脚,便是再度踹了出去!

嗯……看那脚印的位置,还是熟悉的味道……

“爹!这次你就是把我踹死,我也不能闭嘴!”

“这可事关音儿的终身幸福,即使她再怎么恨我,我这当父亲的也一定要为她把关!”

“那白虚根本就是冲着咱们人面族来的,他这种小人,根本就配不上音儿!”

“难道您想把自己的亲孙女送入魔掌吗?!”

捂着剧痛的屁股,炎却是难得的在自家老爷子面前刚了一波!

如此局面,倒是显得有些不好收拾。

人面族众位大能面面相觑,旋即有几个人迅速的掏出了几个瓶瓶罐罐。

若是眼力好的,则是能够隐约看到上面写着的:金疮药、疗伤圣药、哈药六……

是不是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总之……

那些瓶瓶罐罐中装着的……

部都是一些用来治疗皮外伤的特效药。

原因无他,族长每次与老祖宗顶撞……

后来负责擦药的基本上都是他们!

因此,这也算是传统艺能了……

不过,出奇的是,祖这次却并没有动怒!

反而是深深看了自家不听话的儿子一眼,沉声开口道。

“炎,这还是你第一次敢于在外人面前顶撞于我。但是,念在你是真心为音儿考虑,这顿毒打,我暂且给你记着!”

“你是信不过老头子的眼光,执意要认为白虚只是看中了人面族的权势,故意欺骗音儿的感情?”

“那这也好办,只要让他展露出足以独当一面,问鼎洪荒大陆的潜力与资格,你的怀疑,便不攻自破!”

祖如此说着,竟是将目光,又重新放到了白虚的身上。

被一位如此恐怖的存在注视,白虚也是心里没底。

那目光中的压力,甚至让他不自觉的想要低下头去……

但好歹在自己的女人面前,他还是竭尽所能的挺直腰板,玉眸直视祖。

“白虚,口说无凭。虽然老头子我相信你的保证,但族群中如同炎一般想法的必然不只他一个!”

“身为音儿的丈夫,你肯定也不愿意看到妻子为了自己放弃生她养她的族群吧?”

不得不说,祖的话的确是抓到了白虚的弱点!

即使白音在说出要与人面族彻底断绝关系时,表现的斩钉截铁!

但数百年的相处,虽然每次白音在提及族群时,都会流露出对其的痛恨与疏远!

但是,白虚知道,她……

终究还是挂念着自己的家园……

“祖前辈,您要白虚如何?”

“很简单,打败他!”

顺着祖所指,天地间,数万道目光转去。

看向那位红袍中年男子……

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