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的图标是一个荔枝

   () “白罗,你竟有如此宝物?!”

   其他皇子看到这铜镜竟能硬抗圣者之威。

   一时间,忍耐不住心中的惊艳、讶异与嫉妒,纷纷惊叹道。

   “侥幸从一上古遗迹中所得,只是此物威力虽然巨大,但消耗同样甚多!还请诸位速速将力量打入此镜!”

   “那是自然!”

   情况紧急,白罗与这些皇子们虽然平日里不对付,但现在大敌当前,却展现出了一种诡异的和谐……

   至于白罗所说,那铜镜对他消耗巨大……

   是真是假,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只是,不管这些各怀鬼胎的竞争者们到底心中作何打算,至少这一刻……

   他们的合作,真的可以算得上是亲密无间了!

   一道道雄浑的灵力洪流,经过各式功法、法宝的增幅,投入天空中的铜镜之内。

   五光十色,几欲迷眼,煞是好看。

   唯美碎花风的气质短发美女

   而那铜镜得到了众多力量的支持,也是足足扩张到了数百丈大小。

   通体紫芒几乎是化作了实质,宛若一块巨大的紫水晶,在夜色与四处业火的掩映下……

   散发出妖异的光泽。

   万千金之本源长矛狂飙而下,绝大部分,竟然在刚刚接触到这层紫色水晶的时候便发出一连串的爆鸣。

   最后,能够通过这层厚度高达百米水晶的长矛,已是残破不堪,寥寥无几。

   而后被铜镜镜面的波光扫过,尽数荡为虚无。

   “这白罗什么时候拥有了如此宝贝?”

   战场的一角,暗天太上已是清除了最后一个默虚山的漏网之鱼。

   看着白罗催动的那面铜镜,眼神之中,有着止不住的贪婪。

   炙金的实力虽然只是圣者初期,但借助着金之本源的锋锐。

   就算是自己都不愿意正面挨上他的攻击!

   可是,这铜镜竟然只在一帮大能巅峰的催动下,便生生抵御住了炙金的十万禁制。

   这简直是有些匪夷所思。

   真要比起来,就算是先前让白光带到默虚山的阴阳镜,可能都略有不及!

   “爷爷,这股力量……”

   “擎苍,慎言!”

   “是……”

   炙金与白罗等人的交手,基本上已是战场上最为引人注目的一处。

   白仙等人,自然是一直在注视着这里的动静。

   刚开始见到炙金将一众白泽族皇子们碾压时,他们还没有太过在意。

   毕竟,到了大能境之上,等阶的差距,基本就已经很难用数量去弥补!

   可是,当见到白罗祭出的那面铜镜时……

   祖的面色倒是没有什么变化。

   但白擎苍与白仙,却是一脸的惊诧!

   那铜镜之上涌动的紫芒,让他们出现了一丝熟悉的心悸感……

   白擎苍似乎是忍不住心中的惊诧,想要说些什么。

   但却被白仙迅速以严厉的眼神制止。

   要知道,他们现在可是处于自身所在时空的亿万载之后。

   用不了几天,就会重新回归岁月长河。

   若是白擎苍在这里失言。

   被其他人知道了那令他们二人都讳莫如深的秘密……

   以那位存在的脾气……

   恐怕将无人可活!

   哪怕是祖,也不例外!

   “老爷子,擎苍,你们在打什么哑谜?”

   祖自然是注意到了二人的反常。

   这其中,绝对是有着什么天大的秘密!

   毕竟,以祖与二人的关系,若非什么天大的事情,他相信白仙与白擎苍都绝对不会瞒着自己。

   “不要多言,不需多问。臭小子,你最好忘记刚才我们的话,有些秘密,不是我们能够贸然接触的!”

   “我去!这么严重,我刚刚什么都没有听到!”

   白仙瞪了一眼祖,眼中的警告之意甚浓。

   而后者看到白仙如此严肃的神情,也是收起了半开玩笑的心思。

   活了这么多年,依靠自己一个人将人面族拉扯到如今的地步……

   祖甚至比白仙与白擎苍更加明白……

   什么叫做不能说的秘密!

   有些东西,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就连触摸,都会成为致命的毒药!

   能够夺人性命的秘密,祖觉得自己还是少接触为妙!

   毕竟,自己身后,可还有一整个人面族。

   “只是爷爷,这样的话,我们的计划就……”

   “照常进行吧,记住,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一会要发生的事,就仅限于白泽族的内务!”

   “是!”

   在祖安分下来之后,白擎苍却是突然想起了今天他们要做的事情。

   若是与那位存在的力量扯上了关联,那恐怕……

   他们一会还真是要投鼠忌器。

   对于自家孙子的考量,白仙也是有些沉默,神情复杂。

   明显是在进行着心中的取舍。

   不过很快,他的脸上就出现了释然的神情,即使出现了变数,但白泽族的命运,他们也早就选定了不是?

   再者说,只要白泽族装的糊涂点,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白罗,你这阴阳人,手里的宝贝倒是不少。不过,这应该还保不住你们!”

   炙金看着自己的十万禁制竟然尽数被白罗那面铜镜拦下,瞳孔也是微微一缩。

   看来想要用最省力的办法将他们团灭是做不到了。

   白泽族这一代皇子皇女虽然修炼天赋奇差无比(与白虚相比)。

   但手段,倒也算是层出不穷。

   只是,圣者境的力量,可不是一帮大能巅峰通过手段,就能阻挡的!

   炙金咧嘴一笑,目露狰狞。

   缓缓探出右手,单掌一握!

   早已被浓缩至数百丈大小,用以提升威力的金之领域再次被压缩!

   最后竟是化为一团璀璨仿若正午太阳的金光,被掌控在炙金手中。

   那爆发而开的光芒,每一道都带着金之本源的极度锋锐。

   仅仅只是看上一眼,都令不远处的白泽族皇子们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连灵魂,都是出现了刺痛感!

   微微看了一眼手中的金之本源光团,炙金点了点头,似是很满意自己的杰作。

   紧接着手臂一甩,那本源光团竟是随着惯性一般,被迅速拉长。

   而后在伸长至丈二长度时,停止了延伸……

   金光略微收敛,一杆通体宛若黄金所铸,身负奇异螺旋纹路的丈二长枪,便是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微微一抖手中长枪,挽出一道枪花,连空间,都因为承受不住这般锋锐……

   被戳除了几个漆黑的窟窿!

   可以想见,若这轻轻几下,是扎在那帮皇子皇女们的身上……

   会是一个怎样的酸爽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