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特污app视频下载

童见以为出现幻听了。

她抬头想确定。

男人穿着日常的休闲装,左手捧着一束栀子花,白色花瓣在夜晚的光线下,呈现出浪漫而迷离的光泽,衬得他的妖孽气息更浓烈。

他身后是皎洁的月光,以及形状各异,暖橘色和红色的小灯笼。

逆了所有的光,走到女孩身边。

刹那间,照亮她的世界。

童见愣愣看着他。

江邪风轻云淡的语调,“再来晚点,就看不到鲜花最美的时刻了。”

花朵摘下的当天,最香最美。

这一次,童见确定不是幻觉。

她眼底的情绪徒然变化,立马站了起来。

然而,生病的原因,加上起太快,导致她头晕,身子往前倒了下。

清纯美眉演绎新版卖火柴小女孩

江邪张开双手让女孩落入怀里,顺势搂过她的腰。

江邪没发现童见的异常,只当她起太快的反应,“上来就投怀送抱,有人看着呢,玷污我清白,对我负责还是……”

他的骚话没说完,戛然而止。

因为怀中的人,主动往前贴近,脸埋在他身上,甚至抬手回抱他……

江邪一怔。

脑海里似乎有什么东西炸开。

童见松了口气,高度紧绷的神经缓和许些,小声说:“对不起。”

江邪蹙眉,不懂这个‘对不起’是什么意思?

拒绝?

“让你等这么久,对不起。”童见抱着男人的手收紧。

这句话,把正在胡思乱想的江邪,拉了回来。

妈的,吓他一跳。

“怎么还说对不起?”江邪低笑,“上次在a国,你在楼下等两小时,我也没跟你说对不起啊。”

“不一样。”童见嗓音有些沙。

他们约好的两点,理论上,她放他鸽子了。

大冬天的,晚上温度低,他在这里等这么久。

都怪她。

“哪儿不同?不都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江邪表达得通彻。

童见抿唇。

“你打算占我便宜到什么时候?虽然我挺乐意,但周围人群走动,多少有点不好意思了。”江邪道。

童见这才意识到他们快被围观了。

不是说话的地方。

童见从江邪怀里退出来,解释:“我不小心睡过头了,不是故意迟到的。”

奇怪的是,她没来赴约,江邪没有一通催促的电话和消息。

打他电话显示关机。

手机没电了吗?

对于童见的解释,江邪没追究是真是假。

单单听‘睡过头’的片面之词,说服力不高,毕竟现在晚上十点。

不在乎这些,她来了就行。

江邪把花递给她,“还有两个小时,勉强过个情人节。”

童见接过那束栀子花,可惜鼻子堵塞,闻不到什么香味。

江邪拉住她的手腕,“去前面。”

这里人多,他们刚刚的举动,引来周围人的注意力,不宜久留,最后这么点时间,不想被旁人耽搁。

童见任由江邪带着走,身体欠安,但她没说。

他等到晚上,不想扫兴。

童见关心道,“你饿不饿?”

“你说呢。”江邪啧了声,“饿死了。”

“那我们去吃饭。”

“等会儿,先去个地方。”

他们穿梭人群,灯谜会照常进行中。

十点后,过了高峰期,人群逐渐减少。

江邪停下步伐。

这里依旧是灯谜会的场所,不过,这个位置特殊,旁边写着几个大字,可以自己在纸条上写谜语,写完挂上去,让别人来猜。

这是传统的玩法,更多人是另一个独特的玩法。

比如许愿,表白等等。

江邪方才离开的那几分钟,就是来了这里。

童见看着那一排排垂落半空的小灯笼。

每个小灯笼下吊着一张长方形的卡片,所有卡片写了字,形形色色。

江邪抬手,取下其中一个小灯笼的卡片。

他将卡片背对着她,“猜个谜语。”

童见去拿,江邪没立马给她,卡片的正面背着,她看不到字。

“怎么了?”不是要给她猜吗?

男人修长的手指夹着薄薄的卡片,目光锁定童见,“知道我今天想确定什么事吗?”

童见当然知道。

只是她现在的状态,很多语言组织不好。

江邪出声,“也知道你赴约,意味着什么吗?”

他没等她回应,自顾自的说,“如果猜出这个谜语,就代表,你给我一次做男朋友的机会。”

“当然,你可以选择猜不出来。”

江邪一连说了好几句,慵懒道:“准备好了吗?”

童见有点担心。

这里举办灯谜会,每个小灯笼下都有卡片,卡片写着谜语。

既然是灯谜会,谜语不会特别简单。

她浑身难受,脑子不够用,哪有脑细胞去解复杂的谜语,万一真的猜不出来怎么办?

童见不能冒这个险,“你随便拿的?”

看江邪拿得非常顺手。

江邪薄唇微动,尾音上挑,“我出的。”

闻言,童见悬着的心放下来。

江邪出的谜语。

不用担心了。

童见淡笑,配合的点头,“好。”

她想看卡片上他出的谜语内容,蛮紧张的。

此时此刻,不止童见紧张,江邪更紧张。

她来赴约,答案确定一半,可是,在那刻之前,江邪没有十成把握。

换做以前,打死他也不会写这种东西。

今天,等了足足九个小时,没人知道这段时间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每分每秒都煎熬。

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看着其他情侣来来往往,心情沉重。

等得没脾气了。

想抽烟,却因她忍下来,于是,足足吃了两盒糖。

手机不敢开机。

只有这样,心中仅存的希望才不会泯灭,才能让自己一直等,一直等……

偶然听路过的两个小姑娘说前面有这个项目,神使鬼差的过来了,提笔写字的过程中,他甚至处于混沌状态。

直到写完,才反应过来写的是什么。

后知后觉,他觉得很幼稚。

哪怕幼稚,也偏偏将卡片一张张的挂到了小灯笼上。

再后来,他回到原来的地方,看到童见的身影……

那秒觉得什么都值了。

有史以来,第一次,信了这种东西。

江邪唇角轻扬,“放水放成这样,再猜不出来……干脆说你不识字好了。”

童见掌心向上,声音轻轻地,“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