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麻豆传媒手机版

“惊爆!!三名神秘学员空降云都市,最帅学员究竟花落谁家。”

“黑幕!!!最帅学员评选为何遗漏这三人。”

“asl!神仙小哥哥的颜值暴击”

11月22号这天,地区资格赛的网站的讨论版,因为三个人彻底炸开了锅。

数十个帖子几乎同一时间上传,有质疑评选主办方的黑幕,有求三名学员身份信息的,也有各种没意义的,各种主题帖迅速刷屏,霸占了讨论版整个页面。

去车站应援的毕竟只是少数,而没去的那些人对这些帖子发出了质疑,认为是有人花钱请的水军为某些选手造势,一时间讨论版烽火四起,许多用户为自己支持的选手打抱不平。

直到有个名户名为“甜猫软妹子”的小姐姐,放出了当时在现场拍摄的完整的视频。

短短十数分钟留言就达到了惊人的上千条,视频帖迅速的被人工置顶。

接下来一段时间,无数求三人信息的帖子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但无一例外都被新的帖子压了下去。

宿城市这边,因为宿城大学的漠不关心的态度,宿大的学生对这届地区赛也不甚关注,这也导致了数小时过去,三人的信息依旧成迷,就连地区资格赛网站上都没有收录他们的信息,这表明他们还没有去认证参赛信息。

这种情况持续到中午,地区资格赛的网站突然涌现大量的宿城地区的用户,他们使用统一的头像,刷着统一的口号迅速占领除置顶帖以外的首版页面。

随便点进去一个主题帖都有一张图片,黑色底上有一对抽象的燃烧着的翅膀。

出水芙蓉女子清纯如水山间唯美图片

宿城附中,李依人看着地区资格赛网站上的视频,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等到邵子峰从车上下来时,她按了暂停键,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的身影。

视频中的人与她记忆中还有侧写的形象完融合,李依人的心情更加的愉悦了。

她嘴里哼着小曲,关闭了地区资格赛的页面,然后打开燃烧之翼的应援团网页。

由于球球的昙花一现,这个应援团的热度也慢慢降了下来,还有大量闻讯而来的人选择退团,最近几个月就只有不多的老人还在冒泡,更多的用户名一直黑白色的。

他们之中有真的痴迷龙系变异生物的,也有在绝望中看到龙翼之后的黎明重新燃起希望的,他们没有走,而是选择了默默的守候。

李依人略微思索片刻,白皙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飞快的敲击着。

燃烧之翼[副团长]秋水依人:龙系战训师已到达云都市,即将征战地区资格赛。

这个帖子发出没多大会,无数头像亮了起来,一条条的评论滚动,当然大多都是在质疑消息的真假。

黑夜z游侠:消息属实?

黄昏坐柳望余晖:副团不会是骗人的吧?不会吧,不会吧。

陸:阿巴阿巴阿巴[流口水jpg]

[团长]御姐琪琪爱猫咪:依人的消息是真的,现在地区资格赛网站最火的那个视频里,其中有一个就是我们宿城市的龙系战训师哦。

团长琪琪一经确认,应援团里不再质疑,整个应援团迅速的热闹起来。

最后经过一致决定,他们换上统一的头像,刷着“龙宝放心飞,妈妈永相随”的口号,浩浩荡荡的杀进了地区资格赛网站。

一时间,云都地区五座城市的网络世界,彻底热闹了起来。

在三人来自宿大被确认后,谈论版最热门的话题竟然不是质疑宿大的实力,而是在讨论三人中谁才是传说中的龙训练师。

此时,被无数人讨论的宿大三人嗯,四人组,正脸色难看的看着眼前的破旧小旅馆。

小旅馆位于一条逼仄且潮湿的胡同里,门上手写着爱情侣馆四个褪色的大字,门口有两个堆得冒尖的垃圾桶,垃圾桶周围散乱着各种辣鸡,哪怕现在是冬天,也能闻到阵阵恶臭。

住惯了高档别墅的邵子峰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光头强问道:“就这?”

“咳咳。”光头强挠了挠自己的光头,脸上有些窘迫:“经费有限啊,高档的住不起,中档的都被其他几个城市赶来看比赛的人预定了,就只剩这种,反正也住不长,将就一下吧。”

几人心中有些抵触,但也知道光头强说的是实话,学校给批得那点经费,除去包车费用和押金外,还要算上比赛期间的衣食住行等费用,最后还要预留一些资金以应对突然事件。

推开玻璃门,跟着光头强走进破旧的小旅馆,一股甜腻刺鼻的香粉味扑面而来,旅馆一楼陈设简单,只有一个陈旧的柜台。

柜台后坐着位体态臃肿穿着旗袍的大妈,正在拿着镜子涂口红,听到有人进门头也不抬的说道:“几位?标间80,半日租40,钟点房25,水电齐。”

“五位,要两间标间,一间大床房,要住半个月左右。”光头强趴在柜台上,打量着墙上面的价目表。

大妈一听来了单大生意,连忙把镜子按在柜台后的桌子上,脸上堆满了笑容:“哟~几位快跟我上去看”

看到光头强和身后的三位小帅哥,大妈嘴上的话突然停住,目光从三人身上扫过,最后停在了体格健壮的光头强身上,暗自吞了口口水。

小鲜肉虽然经看,但是不经用啊。

就是可惜这壮汉只有一条胳膊,不能很好的起到固定作用啊。

“你们跟我去看房吧。”

邵子峰几人强忍着大妈身上劣质香水味,走在陈旧昏暗的楼道里。

“两间标间和一间大床房,这里是钥匙,晚上如果有需要,可以随时打我的电话。”大妈目光在几人人身上游走,再次落在光头强强健的体魄上。

伸出手指在他下巴上划过将一个纸条塞到他的领子里,大妈给光头强抛了个媚眼,然后在光头强惊恐的表情中“娇笑”着离开了。

邵子峰强忍着笑意用钥匙打开了房门,看到光头强便秘一样的表情忍不住调笑道:“强哥,春天来了,怎么不笑一个”

“滚!”

看到他恼羞成怒的样子,邵子峰见好就收,真给他惹恼了,这小心眼指不定怎么报复呢。

吱~

陈旧的木门发出轻微的摩擦声,露出狭小昏暗的房间,两张铺着白色床单的单人床靠在一起,没空调没电视,就算是标间了。

邵子峰走进房间,一股说不上来是什么的异味扑面而来,他伸手在鼻前扇了扇,上前先开床单。

嘶~此床单竟如此之脏。

床单下的褥子上残留着干涸的暗红血迹,血迹外围是一片片面积更大的黄色水渍,这些水渍叠加在一起,有的微黄有的已经变成了棕黄色,想来是陈年老那啥了。

邵子峰微微挑眉,心里感觉有些不适。

李一鸣见邵子峰站在那没动,探过头看到褥子上的水渍惊呼道:“哇,这些黑了心的蛆,竟然让我们睡别人尿过的床。”

邵子峰嘴角抽了抽,没有说话,那边靠着门框的光头强却忍不住笑出了声。

李一鸣疑惑的看着两人,弱弱的问道:“我说错了吗,小时候我我妹妹尿过的床就是这样的啊。”

邵子峰没有理他,而是提着包转身就走:“强哥你打电话重新定酒店,钱我来出。”

胡世武:“666,队长大气,队长万岁。”

然后,试图在众人面前刷一波存在感的他,再次被众人无视了。